境外事办公室学,教育对外开放新布局
分类:研究动态

教育国际化不仅需要“请进来”,也需要“走出去”,而作为“走出去”——跨境教育重要组成部分的境外办学,更是新时期推动我国教育走出去、扩大人文交流、共建“一带一路”、服务党和工作大局的重要环节。

教育部国际合作与交流司副司长李海在日前举行的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教育对外开放事业步入了以提质增效为基本特征的新时期,形成了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教育对外开放格局。

境外办学;高校;走出去;走得稳;教育

留学目的;中国;亚洲;教育;对外开放

教育国际化不仅需要“请进来”,也需要“走出去”,而作为“走出去”——跨境教育重要组成部分的境外办学,更是新时期推动我国教育走出去、扩大人文交流、共建“一带一路”、服务党和工作大局的重要环节。因此,全面梳理我国境外办学的演进历程和发展现状,深入分析我国推进境外办学的内外动因和存在问题,客观研究其他国家境外办学的已有经验和教训,科学研判稳妥推进新时期境外办学的新机遇、新挑战、新路径,是我们当前做好对外教育开放工作亟须研究的重要课题。

中国成亚洲最大留学目的国

自20世纪70年代起,我国教育开始“走出去”,探索开展境外办学。伴随着我国综合国力的日益增强,教育国际化不断深入和拓展,我国教育在继续做好“请进来”的同时,“走出去”的步伐也开始加快,院校开展境外办学的积极性也在显著提高。截至2016年3月,我国高校境外办学机构已达5个,办学项目数量已达98个,分布在14个国家和地区;另有474所孔子学院以及孔子课堂;我国已有35所高校赴境外开展办学活动。由此可见,我国高校在利用中外合作办学实现“引进来”的同时,也将“走出去”提上日程,加快各自境外办学的步伐。

教育部国际合作与交流司副司长李海在日前举行的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教育对外开放事业步入了以提质增效为基本特征的新时期,形成了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教育对外开放格局,在培养高层次人才、引进优质教育资源、服务“一带一路”建设等方面取得了新成就。

当前推进境外办学的有利条件

双向留学工作迈上新台阶

当前,我国境外办学步入难得的历史发展机遇期。

中国2016年出国留学人员54.5万人,留学回国人员43.3万人,来华留学人员44.3万人,比2012年分别增长了36.2%、58.6%、35.1%。

中国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和国家影响力快速提升,为我国各级各类学校赴境外办学营造了良好发展环境。国家综合国力的提升,不仅为学校赴境外办学提供了更有力的资源支撑,同时还创造了更加友好的外部环境。而经济文化“走出去”步伐加快,为我国学校赴境外办学提供了服务平台,积累了发展经验。目前,我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国家了解中国,学习中国,搭乘中国经济发展的快车。同时,中国的大批企业正在走出国门,参与全球范围的经贸合作与市场竞争。中国高校赴境外办学,可以为各国培养了解中国、精通相关技术的专业人才,还可以为中国企业培养大量熟悉所在国国情、具备现代管理和经贸等专业素养的优秀人才,最终为实现中外互利共赢提供有力支持。

中国已成为世界最大留学生输出国,一大批优秀留学归国人员已成为我国科技、教育、经济、文化等领域的领军人才和建设创新型国家的重要生力军。中国也已经成为亚洲最大留学目的国,广大留学生为促进本国和中国的友谊与合作交流事业发挥着积极作用。

另一方面,近年来,我国高校的竞争能力不断提升,教育质量也逐渐受到其他国家的认可,这是高校“走出去”办学的重要基础。而国家层面“亲、诚、惠、容”的周边外交标志性方针政策和援外战略,特别是“一带一路”建设战略规划提出,为中国高校赴境外办学发展提供了制度保障。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中国未来一段时期的外交工作重点,旨在与沿线各国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责任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是一项长期战略工程。其中,教育合作肩负着重要职责,境外办学是重要抓手。通过在目的国开展境外办学,系统展示中国的教育理念、教学内容和教育标准,有利于促进人文交流,弘扬友好合作精神,夯实“一带一路”建设的社会基础,还可以通过当地技术与管理人才的培养,更好地服务中国技术、投资和援外工作在当地落地、生根和健康成长。

国内国际教育资源统筹形成新合力

境外办学亟待解决的几个问题

中国注重高端引领,以优质教育资源请进来为重点,开展高水平人才培养和科研联合攻关,助推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截至2016年底,经中国教育部审批设立的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有2480个,在14个国家和地区举办本科以上境外办学机构和项目102个,在高校设立教育援外基地10个。

当前,我国高等学校境外办学存在着规模不大、学科和专业相对单一等问题,除中医药和针灸、汉语言文化、武术及体育等一些传统学科和专业独具优势、为他国无法替代外,大多数学科和专业并未达到国际最高水平。此外,我若干所大学相继在华人多的同一国家和地区开办汉语言文学专业硕士学位课程,相对集中。总体来看,我国高校境外办学尚处于初步发展阶段,有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

服务“一带一路”建设取得新进展

首先,境外办学在汉语教学方面投入过多的精力。从目前我国高校境外办学所设置的一些专业来看,许多高校在汉语教学中投入了较多的精力。需要指出的是,把汉语教学作为办学重点这一定位与我国的孔子学院目前承担的任务有较多的重叠。孔子学院是为了开展汉语教学和中外教育、文化等方面的交流与合作而设立的。但是与高校的海外分校不同,孔子学院品牌已经形成,在全球有很高的知名度并且已经形成了其自有的一套较为成熟的语言教学和文化传播方案。从这点上看,我国高校境外办学迫切需要重新调整“汉语教学”在办学中所占的比重,将汉语教学作为一个学习的基本课程,而不是一门专业来设置。或者可以考虑,将汉语教学这一任务交由孔子学院完成,在具备基本的汉语能力后再衔接到分校的学习中来。

2016年7月,教育部印发《推进共建“一带一路”教育行动》,与甘肃、福建、贵州等14个省、市签署教育行动国际合作备忘录,基本实现主要节点省份签约全覆盖,构建了全国“一带一路”教育行动网。实施中国政府奖学金等引领性项目,“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奖学金生达到61%。积极开展国别和区域研究,重视培养非通用语种人才。教育部已设立42家国别和区域研究培育基地,备案394家国别和区域研究中心,实现国别和区域研究的全覆盖。

其次,海外分校定位不够明确。从目前举办的海外分校专业设立情况看,有的高校对分校的专业设置有近期和长远发展规划,朝着一个完整分校的规划发展;有的则对自己的定位不够明确,仍有将“分校”视为国内师生海外培训基地或作为一个暑期学院的短期合作项目来运行的情况,对专业建设没有较明确的发展规划。这样定位对专业的“走出去”“走得稳”是否有足够的动力支持令人担忧。要让这些专业“走得稳”,应该通过对东道国学科专业需求进行科学调研,以符合当地切实需要,这样才是境外办学专业可持续发展的有力保障。

孔子学院发展进入新阶段

此外,必须考虑到,高校承担着高财务风险。我国现行财政政策明文规定不允许公办高校对境外办学进行投资。因此,要保障境外办学的校园建设、教师聘任、管理人员配备、教学设备资料购买等所需的经费,高校所面临的压力不小。与在国内其他地区设立分校不同,高校在海外设立分校,承担了很高的财务风险。目前高校海外办学经费均需依靠募集社会资金来提供,如果无法在办学经费上得到保障,那么就很可能面临巨大的损失,甚至是被迫终止境外办学项目。国外同行这样的教训不少,例如新南威尔士大学在新加坡的分校,仅仅维持了两个月,即造成了3800万美元的损失;密歇根州立大学迪拜分校已经损失了数百万美元,2010年起停止招收本科生,该校能否继续办下去还是个未知数。

截至2017年6月,中国有关部门已在全球14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512所孔子学院、1074个中小学孔子课堂,现有各类学员210万人。其中,在“一带一路”沿线51个国家设立135所孔子学院、129个孔子课堂。67个国家通过颁布法令等方式将汉语教学纳入国民教育体系,170多个国家开设汉语课程或汉语专业。

高校境外办学的质量保障缺乏问题也需要关注。高质量的教育教学是境外办学的生命线,但是我国境外办学的质量保障体系尚不健全,对我国高校境外办学的监管工作只能依靠教育部国际合作与交流司来进行,教育部国际合作与交流司定期在教育涉外监管信息网上公布教育涉外活动的信息(目前以发布自费留学中介相关信息为主),并对国外学历学位进行认证,但是这些工作对质量的监控效果是十分有限的。这对我国高校境外办学长远发展十分不利。

本文由六合开奖结果查询发布于研究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境外事办公室学,教育对外开放新布局

上一篇:让今世中华文化走近拉丁美洲公众,与中中原人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